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雲海 | 29th Nov 2006 | 一般 | (10423 Reads)

坐在Sina 的大檯前,準備錄節目<談談靈說說怪>之際,Sina高層買來沙嗡及蛋撻請我及阿Meoow食,要知道我們倆愛食,在她還在對鏡上裝時我先奪取了沙嗡,高層把兩個蛋撻放在阿Meoow前便走了。我吞食沙嗡時,正上裝的她明顯想吃,於是馬上鯨吞!再馬上出手取走她其中一個蛋撻,她無奈地看著蛋撻的流失,貪靚的她白白失去了一個。

這裡要講的其實是件死亡蛋撻,魔術及一套電影,叫<死亡魔法>(The Prestige)。它是我近年看的最好一齣外語片。坊間有人不喜歡它,甚至有著名影評大肆批評它,只怪他對另類歷史水平低,不知道片中一埸中國魔術師有含意(我開期票,他日節目講這魔術師),甚至不認識全UFO界都知的Nikola Tesla是誰,他是真實存在的人。

那麼關那蛋撻鬼事?!就從阿Meoow回應我奪取其蛋撻開始講。

 (閱讀全文)

雲海 | 27th Nov 2006 | 一般 | (4821 Reads)

真實世界往往比電影傳奇,一個高調叛諜,高調被殺,冷戰後最迷離的諜戰,應如何解讀呢?表面故事的潛台詞更精彩。

今天小鷹號離港了,5天停留,在本港的低調諜戰也告一段落。「巧合」地,這5天內香港發生的事包括在11月24日,召開了「國際刑警策略諮詢委員會」,十名猛人中,一個香港前警務署長曾蔭培、尼加拉瓜前警務署長、牙買加前警務署長、及一眾各國高官,談的就是反恐及交換情報。若你近年曾遺失過SAR護照,你的資料就已被186個國家取得,尤其過瑞士及法國機埸,必被問話!

在11月25日,時間上又「巧合」地進行了註香港解放軍海陸空三軍第9次輪換,大量軍人軍車軍機及軍艦出出入入。當然同一時間,世界關注點落在俄羅斯前特工利特維年科被殺案!這個極戲劇性的事件,在此教你讀潛台詞。

 (閱讀全文)

雲海 | 26th Nov 2006 | 一般 | (7537 Reads)

早前不是寫過朱薰分享給我的鬼古嗎?起初以為是商台的同事親身經歷,後來才知是M小姐朋友的事,可信性大減。沒想到昨天香港太陽報竟報道了歌手鄭融的朋友,也有戲院遇鬼經歷,內容竟跟「朱薰版」戲院鬼古極之相似!!

鄭融向記者說,她的朋友叫阿強,是個電影迷,這是他親身遇到的的。太陽報的報道是這樣﹕........

 (閱讀全文)

雲海 | 25th Nov 2006 | 一般 | (8685 Reads)

因電台播的<蓬萊>,感到好聽,於是兩個月前買了藍奕邦的新碟。回想幾年前,身在新城電台,等錄音時,坐在路芙的檯前,見到一張宣傳紙,我問﹕「這人是誰?很像李小龍!」「是做幕後的,現在做歌手,叫藍奕邦!」路芙回答。

後來聽過他的歌,感覺不大,所以他出的頭兩張碟,我也沒買,直至今年他的一首<蓬萊>,對我口味,於是買了其新碟<潮騷>。裡面真有點驚喜,有另一編曲<蓬萊>頗佳外,沒想到他重唱了我師兄郭小霖名曲<夢中見>,而最大驚喜是碟內找到了下世的王貽興.............。

 (閱讀全文)

雲海 | 23rd Nov 2006 | 一般 | (3672 Reads)

今天應該有些人會很忙,事關客從異鄉來,作為香港人,也得招呼招呼!

香港作為世界四大情報中心之一(97年前後也一樣。),這天大量情報人員又要出動了。美國航空母艦小鷹號今日到港,並停留五天,船上的軍人大部份會落船,在這裏玩樂一翻。沒想到一國兩制 keep得頗佳,不就是保留我們香港間諜中心地位。每每美國航空母艦到來,各方人馬就要搜集情報、竊取情報,甚至交換情報。不但中方,各國人馬也趁在五日內取得最多,近年的中東人馬更會從香港收西方情報。(另一邊廂,美國今年於杜拜設立「伊朗特別局」,搜集伊朗情報及招募間諜,因杜拜有20萬伊朗人。)

你可能會奇怪,美國明知各方在收他們料,還來香港做什麼?他們不也要取各方的料。尤其97年後失了這英國屬地,從英國得到的中國情報大大減少。在船上的人,用盡儀器掃料﹔船外的就到處走一翻。

這次小鷹號到訪,令我想起90年代初,一次跟某美國母艦人員之交往。

 (閱讀全文)

雲海 | 21st Nov 2006 | 一般 | (10349 Reads)

上星期五到商台幫森小錄節目,遇上朱薰,沒想到是她向我分享一宗鬧鬼事件。

她本身怕鬼,卻問我有沒有聽過關於又一城戲院之鬧鬼事件。我說大約也聽過,電郵也看過類似的事,印象中森美也跟我講過(忘記是咪前還是咪後)。但感覺上不是太真,旁邊的少爺占也同意這講法。

忽然,朱薰表示﹕「你們知道這個鬧鬼事件,是出自我們商台一位同事嗎?」「不是吧?!」我反應頗大,頓時覺得事件可信性大大提高,因為有源頭人物、源頭故事。朱薰繼續說﹕「那同事原本不想講這事,是因為早前10月,一位男子在那戲院看戲時突然心臟病發,事後該戲院之高層於凌晨時份進行了一場打齋儀式。於是聯想昔日的離奇事件。」

我衝口而出﹕「那男子在那戲院看戲心臟病發的報道我有剪底。」少爺占笑笑口問﹕「你為什麼會剪這些報紙?」「我一向有剪下離奇案件報道的習慣。」其實我還有剪訃聞的習慣,不敢告訴他。

朱薰走到電腦前,問我﹕「想知道發生在哪院號?哪座位?想要那原裝電郵嗎?」

我叫「想!」

 (閱讀全文)

雲海 | 19th Nov 2006 | 一般 | (3339 Reads)

開機!開甚麼機?收音機?電視機還是一檯能發射核彈,毀滅地球的機器?

首先我要開的是CD機,放進一隻叫<we don't need to whisper>的大碟。很想念它,是因為早前這碟安放在商台何利利的檯上個月多,末取回。事源是這樣的,8月到商台錄<有誰共鳴>時,帶去了十多隻CD,選了十多首歌。<we don't need to whisper>是其中一隻碟,並選播了其中碟尾的一首歌,就是<start  the  machine>。不過正式播出街時,cut 走了兩首,它是其中一首。

坦白講,我有一點失望。因為那天講的是環保,最後以這歌終尾,就是有點未日感覺。<start  the  machine>確實是座能發射核彈,毀滅地球的機器。cut 歌可能是時間不夠,又或大碟本身「parental advisory」的關係。我沒有問他們。

 (閱讀全文)

雲海 | 17th Nov 2006 | 一般 | (6226 Reads)

灣仔有一條舊街,街上有一間老食店,叫做「國際咖哩屋」。大約在十多年前開始,約每半年會去食一餐。有時是路過,想起便進去﹔有時是想回味它的咖哩,刻意坐地鐵去食。每次點菜時,最好玩的是選擇辣度。

「你要大、中、小辣呀?」店員問。每次我選了小辣時,就嫌不夠味﹔但當下次點了大辣,結果發現太高估自己,鼻涕眼水猛流。但好好玩。

早幾個月,忽然掛念這間餐廳,於是約了阿Meoow前去。當走入灣仔橫街時,真是一步一驚心!因為眼角看到一間空店.............莫非已經關門大吉?若果是真的,香港又會少了一個老字號了!

走上前再看看,才發現空舖旁有一間新食館,裝修華麗,上面竟寫「國際咖哩屋」。我推門問﹕「是以前那間國際咖哩屋嗎?」店員極速取出卡片說﹕「看!就是從前那間!」我們於是決定進內吃晚餐,也是一埸惡夢開始!

 (閱讀全文)

Next